<var id="v1nfl"></var>
<var id="v1nfl"></var><var id="v1nfl"><video id="v1nfl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v1nfl"><video id="v1nfl"><menuitem id="v1nfl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v1nfl"></var><cite id="v1nfl"><video id="v1nfl"><menuitem id="v1nfl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v1nfl"><strike id="v1nfl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v1nfl"><strike id="v1nfl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v1nfl"><video id="v1nfl"><thead id="v1nfl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ins id="v1nfl"><video id="v1nfl"></video></ins>
<cite id="v1nfl"></cite> <var id="v1nfl"></var><del id="v1nfl"><span id="v1nfl"></span></del>
<cite id="v1nfl"></cite>
<var id="v1nfl"><video id="v1nfl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v1nfl"></var>
<cite id="v1nfl"><video id="v1nfl"><menuitem id="v1nfl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v1nfl"></cite><var id="v1nfl"><video id="v1nfl"><menuitem id="v1nfl"></menuitem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v1nfl"><video id="v1nfl"><thead id="v1nfl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<menuitem id="v1nfl"></menuitem><cite id="v1nfl"><span id="v1nfl"><menuitem id="v1nfl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v1nfl"><strike id="v1nfl"><listing id="v1nfl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v1nfl"></var>
<cite id="v1nfl"><strike id="v1nfl"></strike></cite>
<cite id="v1nfl"></cite>
歡迎來到"日照天一生物醫療科技有限公司"!目前時間是咨詢銷售電話:(0633-8856709)
    公司新聞 您當前所在位置:首頁>公司新聞

    官方發布新一代疝病新療法(實錄)

    更新時間::2019-08-09 16:38:33

    陳杰:尊敬的邢副總編、尊敬的李院長、王院長、張主任,各位同仁,下午好!

    對我來說,疝病的治療這個題目,我有四個版本,一個是針對?漆t生的培訓,第二是針對普通醫生的培訓,第三是針對醫院里各類人員的,還有一個版本是針對病人的。今天的講座我們應該把話講得更通俗一些,讓大家都明白,這非常重要。

    疝這個病應該說是外科最常見的疾病,在中華醫學會外科學分類的16個組里,疝病治療是發展最快的專業,無論是解剖學、分型學、材料學、手術學,沒有哪一個專業有疝疾病發展得這么快、影響這么深。疝已經研究得很深入了,包括解剖學、材料學。當然各個醫院的大夫現在都會接觸到疝,尤其是基層醫院、社區醫院,我也建議過把我這個課的內容送到村衛生院,因為他們會更多地遇到疝病的病人。像301醫院、朝陽醫院等北京市幾十家大醫院,盡管都有副主任以上的醫師研究疝,但他們接觸的病人可能都沒有鄉衛生院的醫生見到的多,像朝陽醫院,因為有?,可能收治的病人多一些,據我所知,像人民醫院、北大醫院等大醫院,床位非常緊張,可能一年做不到200多臺疝手術,還沒有房山區第一醫院的手術多,不是他們不能做,而是收不進去,當然病人是非常多的!

    今天我來講講疝病的一般常識,同時講社區管理。同時,我想,作為張主任,可能更想了解的是怎么做一些宣傳病人、宣傳醫生去管理,甚至怎么去宣傳我們自己,“酒香不怕巷子深”,這個話是不對的,媒體有多重要、和媒體的合作有多重要,今天我的講座里也會涉及到這個問題。健康報社這么大一個機構,能夠到這里來,給我這樣一個機會,我表示深深的感謝。同時對房山區第一醫院給我這么一個機會,給大家講講疝這樣一個非常小的疾病,我也感覺非常榮幸。

    朝陽醫院現在有東西兩址,我和申主任、劉主任在東區出門診,西區也出,我們的病房設在西區。朝陽醫院的“123”發展戰略,我現在能定位的,包括王院長、信書記、魏院長,他們走到哪兒都說,朝陽醫院在專病市場這塊應該說是做得最好的,我們的外地病人占40%左右,北京有多少病人?如果結合北京的人口、房山區的人口去算這筆帳,我們現在能拿到的醫保市場,包括商業保險,最主要的疝病專病專治市場,從1998年開始無張力疝病修補術,到現在,有人開玩笑說,北京市場上的疝病都被我們做了。其實不是這樣,1998年我們做的時候也只有一年200臺,逐漸發展到現在,每年有1200臺,現在我們京西院區的手術占全北京市手術的1/3,今天上午11臺手術,11點全部結束。況且我們沒有床,昨天中午的時候,已經加了7張床,院長給我打電話,不許我們收病人了。

    在這期間,我們和強生公司等公司合作成立培訓中心,同時我也陸續加入了美國疝學會、歐洲疝學會、亞太疝學會,這期間我們做了200多期培訓,同時錄制了學術光盤,召開了北京地區研討會,前年7月31日在華潤飯店召開,本來是200人的會,最后去了350人。我們于去年5月底到6月3號,召開了國際性研討會。同時開通了自己的疝專業網站,出版了自己的專著,也創刊了《中華疝腹壁外科》雜志。并開通了全國免費疝氣治療咨詢熱線4008100100。

    用了將近10年的時間,我們才達到今天的水平,目前朝陽醫院成立了朝陽醫院疝病?,應該說是全國唯一的一個疝?。房山區醫院小不?絕對不小,1000張床,60年歷史,已經超過朝陽醫院10年,朝陽醫院剛剛50年院慶,我畢業的時候,朝陽醫院才500張床。說它大嗎?其實也不大,現在北京市,包括區縣級的醫院,比房山醫院大的也有,所以不在于醫院大或小,就看你怎么做!

    我有三個“五年計劃”,1998年2月至2003年7月,我做疝病手術的時候是來了就做,沒想過宣傳,也沒有想過要到多大的程度。到2003年7月,我出了兩次國,同時看了兩個病人,一下子讓我覺得我要做疝,所以7月我找我們院長要成立疝專業組,我們的院長問“疝行嗎?”我說行,于是就決定干。2003年8月在朝陽醫院成立了疝專業組,4個大夫、加上兩個進修人員,8張床,成立了疝專業組。直到2007年12月,成立了疝病二級科室,專業、品牌、規范,包括雜志、品牌都開始樹立。2007年12月底,王晨(音)院長和信書記非常英明地給我們成立了一個朝陽醫院一級科室,疝和腹壁外科。我們現在是11個大夫,加上3個編輯,兩個進修大夫,共16個人,還有護士。今天是26個病人在住院,成為朝陽醫院京西院區外科系統最大的一個科室。

    從2008年元月開始的“五年計劃”里,真正開始了學術學科和課題,我們的成果在申報,我們的規模已經產生,將要產生效益。應該說,現在是規模逐漸增大、效益逐漸呈現,包括經濟效益、社會效益!

    什么是疝呢?這個詞說起來誰都知道,要說細了,很多人不明白。疝是太通俗的一個病了。就像是這個屋子里的東西,經過天花板、地板,到任何屋子里,都可以叫疝,疝可以發生在身體任何一個部位,完全不是老百姓說的小腸疝,甚至包括會陰疝、腰疝等等。身體任何一個部位都可以成疝。但最常見的是腹外疝,腹腔里的任何組織經過腹壁往外“穿”,就是腹外疝。其中最常見的有腹股溝斜疝,掉進的又是移動性最大的小腸,小腸里有水、有氣,所以老百姓,包括醫生都說小腸疝氣、小腸串氣。但其實很多疝并不是小腸串氣,比較常見的有臍疝、股疝、白線疝、半月疝,以及各種各樣的切口疝,造口疝,還有盆底疝。45歲以上的女性病人,腹痛和下腰痛,25%的病人都是盆底疝引起的,而往往這種病人都被耽誤治療,最后引發了腹膜炎,開刀以后才知道是盆底疝。還有造口疝的病人,像房山醫院,每年都會有幾十例直腸手術,但40%—50%的病人在有生之年都會出現造口疝,過去也沒有好的辦法,靠單純縫合的病人,幾乎80%—100%都會出現疝,所以很多醫院不愿意做這種手術,費力不討好,但這類病人又非常痛苦。

    為什么有這么多疝病人,但老百姓不去看病呢?實際上疝是腹壁形態學的改變造成的,有的是老化、有的是破開,就像衣服破洞一樣,所以老百姓根本不拿它當回事。換句話說,如果病人連肚子都填不飽的情況下,他不可能去做疝氣手術。就像過去沒人拉雙眼皮、沒人做減肥手術一樣。而疝本身是一個良性病,所以老百姓不拿它當回事。而很多大大夫看不起這個病,一說搞疝,沒勁。包括我們的老主任,他說陳杰你太沒出息了,搞什么疝?小大夫也看不上,當時分專業組的時候,只有我們的申大夫報名,跟著陳主任搞疝,當時我在科里找搞疝的大夫,沒有人搞。當然現在已經是爭破頭搞疝了。

    還有,疝的傳統的治療方法缺點比較多,具體就是術后疼痛、復發率高、禁食,要在床上躺好幾天,三個月不能活動,很多病人直不起腰來。特別是復發率比較高,可以達到10%—15%。傳統手術有這么多缺陷,病人就更接受不了,花了錢還要受罪,不做也不受罪,做了以后倒受罪!

    還有就是虛假宣傳比較多,許多報紙上都有虛假廣告,什么打針就能好、包治包好等等,各種各樣的虛假廣告,大家可以去看。以前我不敢說這句話,從2003年3月9號,我在中央電視臺明確地說,成人疝想治療,唯一的辦法就是手術,就像衣服破了,要么修,拿線縫上,沒有其他的辦法,拿膠水粘上,再壓上,可治而不可愈,根本治不好。但是虛假廣告越來越泛濫,在增多! 

    還有就是新的方法不規范,我們曾經在國際性學術會議上碰到一個醫生,他向馬教授問:“我們做了12臺無張力疝,其中7臺復發,怎么辦?”馬教授當時就說,“怎么辦?別做了!眰鹘y的手術也沒有這么高的復發率,說明他根本不重視,讓病人多受了痛苦,術后復發,讓病人更痛苦。所以說,新的方法很不規范!

    (見圖)這是網上的一張圖片,網上說,這個非洲地區男人的睪丸大如牛,這是一條花邊新聞,我看了一下,大部分是鞘膜積液。過去很多鞘膜積液都被泌尿外科的醫生做了,而現在只要有一個洞,都可以叫鞘膜疝。既有水又有腸子出來了,是鞘膜積液還是疝?實際上都可以理解為疝!

    (見圖)這是一個32歲的病人,因為得了腹股溝疝沒有結婚。

    (見圖)這是外地的老人復發的腹股溝疝。

    這些都是做得不規范而出現的情況。

    (見圖)各種各樣的切口疝,圖為河北省一位70多歲老年婦女的病例!

    什么叫疝?臟器或組織經身體正;虿徽5那幌痘虮∪跆幫怀龌蛞莆环Q疝。

    (見圖)這是一位60多歲的老人,病得很嚴重,5年不下樓,一個人關在屋子里,下樓只能下一層。兩個女兒把他綁架式地綁到醫院,他不承認自己有病,說“我沒有病,我不住院”,最后一個屋子里兩個病人都是疝,另一個做完就出院了。他說,“陳主任,你給我做吧!弊鐾暌院,他興奮得在樓道里溜達,說我可治好了。

    (見圖)這是內蒙古來的病人,我給他抽了19斤腹水,他的腎已經受到了壓迫,血容量極少,血壓不穩定,胃都讓腹水壓癟了。到出院的時候,根本不用利尿劑。這是一個惡性循環圈,腸子掉進去了,不能吃飯,腹水量更大,壓迫腎臟和胃等其他臟器,最后形成惡性循環! 

    (見圖)這是80多歲的老人,雙側疝,陰囊已經爛掉。這時他已經洗完澡,搽了痱子粉,準備做手術。不然的話,他走到哪兒,都會讓人聞到一股腐肉味。他的家人曾說,蒼蠅都圍著他飛。我在外地講課的時候,臺下坐著一個老太太,聽到這個病例后,有一個老太太對她的老伴說,“跟你一樣”,說明這種病例有很多! 

    人類為什么得疝呢?它有先天的解剖生理因素,同時也有后天的誘發因素。先天性的解剖的生理因素,比如說男性可能有腹股溝管,這是胚胎發育時睪丸下降留下一個通道。同時女性,有一個圓韌帶從這個地方穿過,女性的腹股溝疝很多都是圓韌帶囊腫引起的。人從猿變成直立動物以后,腹股溝區的壓力增加到3—12倍。本身就有缺陷,再加上生理因素,以及人類特有的、容易出現的咳嗽、便秘、前列腺增生肥大,還有女性的懷孕、肝硬化、腹水等誘發因素,因此,疝是人類和直立動物所特有的疾病,人類發生率高,但動物很少,猴子也有,我曾經看過一篇報道,猴子也有得疝病的,尤其是動物園里的猴子,它總被人逗起來搶吃的。人類有直立動物的四種特殊疾病,一是疝,二是腰椎間盤突出,三是痔瘡,四是靜脈曲張。其他的爬行動物很少有這四類疾病,人吃的挑了又挑,又是吃蜂蜜、又是吃香蕉,動物逮著什么吃什么,也沒有什么便秘,很多動物都很好。所以人類實質上不是在進化,很多情況下是在退化。

    疝的發病率非常高,高到我說起來大家都不相信的地步,全球每年有2000萬例疝手術,美國每年有100萬以上疝手術,美國前年是80萬例腹股溝疝,10萬例切口疝,15萬例臍疝。德國每年23萬例腹股溝疝,5萬例切口疝。澳大利亞8萬例腹股溝疝,2萬例切口疝。中國到底有多少?中國每年應該在200萬例以上。北京的常住人口是1700萬,加上對周圍的覆蓋和外地打工者,應該在3000萬左右的人口。北京的人口和它的覆蓋影響,大約相當于澳大利亞,略微比英國小一點,差不多和加拿大人口持平。加拿大有家醫院,一年做7500例疝。有人開玩笑說,陳主任,北京的疝都讓你做了。我說這是瞎說。如果北京和加拿大找齊,每年有8萬例腹股溝疝,2萬例切口疝,陳杰如果一年做1000臺手術,北京就需要80個陳杰,F在通過我們的宣傳,已經讓很多醫院成立了疝?,我已經說服很多醫生不做其他工作,只做疝,當一個科室里有一兩個人專門做疝,可能對病人的治療、對隨訪、對研究成果,都會有幫助。

    有文獻報道,國外60歲以上老人的疝發生率是44/1000,而75歲以上是44/100,也就是說,一半以上的病人去體檢都可以摸到疝,當然不一定需要做手術。那么80歲以上是多少?90歲以上是多少?這不是危言聳聽。比如我這件衣服,100塊錢買的,穿兩年不成問題,穿10年,破不破?可能會破。穿50年,會糟的。穿100年,肯定會破,那就是疝。道理就是這么簡單。所以,隨著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,老齡人口的增加,疝的發生率還會增高,甚至我有時候開玩笑說,如果你活得足夠大,幾乎都會得疝。就是這個道理。衣服是可以換的,但肚皮是換不了的。

    疝的癥狀,起來就會出現局部鼓包,躺平就沒有,這種情況基本就是疝。早期沒有癥狀,只有輕微不適。腹股溝疝管可以掉到陰囊里,就是先天性疝;蛘呤情L結實了,又開線了,這就是后天性疝。腹股溝疝可以是先天的,也可以是后天的。兒童疝是先天性的,做高位結扎就夠了。而老年人的疝是腹股溝斜疝,出現了脫線了,有缺損了就要做一個很好的修補。直疝就像一個衣服破了一個窟窿,它的窟窿3公分,它的缺損和薄弱是7公分,再拿線去縫上,就像傳統疝修補手術去縫,復發率就會高,這就需要打一個補丁,就是我們今天重點強調的無張力疝修補手術,用一個補片去修補疝! 

    臨床分型:有易復性疝,躺下就沒。還有難復性疝、嵌頓性疝。如果房山醫院一年收治1例嵌頓疝,那么周圍一定還有99例。絞窄性疝,即出現腸壞死,我們醫院每年都有因為疝氣治療不及時,甚至到了我們醫院也搶救不過來的病人,得了疝氣而死掉。

    腹股溝疝的危害:疝可能一輩子沒事兒。我做了一個病人,時間最長是64年沒有出事,最后讓我做了,因為他疼。但也有可能隨時出事,我義診的時候經常和病人說,你可能現在沒事兒,但也可能晚上就會成了嵌頓疝?赡芤惠呑記]事兒,也可能隨時會出現問題。而股疝里,60%都是急診手術,嵌頓手術基本是急診。我前幾天專門在中央電視臺講女性疝手術,有人經常問,女的還能得疝?其實女性得疝更隱秘、更容易出問題。今年5月19日,有一個外地來的女性疝病人去世了,才40多歲,非?上。所以女性疝病人更應該引起重視。2000年我到外地做手術,56歲的雙側疝病人,很嚴重,好在能回納,我一個小時做完了手術。做完以后他就要下地給我磕頭,我說這是小病,無所謂。他說這不是小病,你不知道我有多痛苦,26歲得了疝,因為疝,老婆、兒子不和我不一起吃飯,不敢工作、不敢坐車,甚至不過夫妻生活,我過著非人的生活。2000年7月,我看了這個病人之后,決定專門搞疝,這個病例也是讓我下決心專業搞疝的一個原因!

    得了疝怎么辦?一歲以下的兒童可先行保守治療。我上大學的時候,教科書是寫著2歲以下的兒童可保守治療,我們現在在建議教科書把2歲改為1歲。我聽我爸爸媽媽說,我小的時候,睡到一歲,在床上都能爬了,也沒人抱你。而現在不一樣,每天都有人抱,腸子老在陰囊里,永遠沒有閉合的機會。過去老話說三抬六坐七滾八爬,其實對孩子是好的,而現在的孩子長得很漂亮,很多孩子站沒站像,坐沒坐像,其實不怪孩子,怪家長從小就沒有養好,一些生理生長沒有完成,骨頭很軟!

    而成人疝是不可自愈的,手術是治療成人疝的唯一方法,包括切口疝,應該提倡早發現、早治療!

    1歲以下嬰幼兒可暫不手術,嬰幼兒腹肌可隨身體生長而逐漸強壯,疝有自行消失的可能性,可用棉線束帶或繃帶壓住腹股溝管的疝環。

    年老體弱或伴有其他嚴重疾病而禁忌手術者,可回納疝內容物后用疝帶暫時壓住疝環,阻止疝塊突出。

    為什么很多疝病人不愿意或不能接受正規治療呢?有醫生的誤區,醫生會覺得疝是小手術,不當回事,還是做肝移植等規模手術來勁。另外,醫生覺得手術效果差,很多人把疝手術定為“四小金剛”之一,就讓實習大夫去練,縫完以后不知道什么樣,醫生感覺大大夫做一個疝很丟人,覺得顯示不了自己的水平。當然病人也有誤區,不把它當回事,不像得了癌癥,發現以后不做就來不及了。還有就是手術痛苦,過去傳統手術做完以后確實很痛苦。還有是全麻的原因,很多老人手術做得了,但是全麻受不了。有的老人不愿意給孩子添麻煩,做了手術要在床上躺十幾天,給兒女添麻煩,就不做了。還有就是不知道有正規的治療。有的不追求生活質量,有的肚子都歪得不能正常走路,有十幾年的造口疝病人,我前幾天做了黑龍江過來的雙側疝病人,打了30多次硬化劑,罪沒少受,錢沒少花,病也沒解決,就是虛假廣告造成的。還有的病人真的沒錢,假如在農村,孩子因為30塊錢而輟學,你讓爺爺花500塊錢治一個可治可不治的疝,賣掉耕牛去治疝,這是不可能的。所以,隨著人們生活質量的提高,他對生活的要求更高的情況下,才有可能去治療疝。

    手術治療:

    可分為傳統手術和無張力手術,但我希望應該由有經驗的醫生去做,由上級醫生帶下級醫生,把Halsted手術、Furguso手術、McVay手術都規范地教做。傳統手術強調縫,需要全身或半身麻醉,手術前后要禁食,臥床三天,3個月不能上班,復發率高。老年人一旦躺在床上,非常麻煩。我曾經說,老年醫學有兩個非常重要的問題,一是吃飯,我老家是安徽的,現在春節我都不敢回老家,不管我多大,只要村里比我年長、輩高的,都要去給人家磕頭。老人問的第一句話就是“年三十吃了多少餃子?”吃了30個,“行,還能活幾年!钡诙䝼問題就是下地的問題,如果老年人能走,你不要心疼他讓他坐車,尤其是家里有70多歲老人的,他愿意去溜達你就讓他去走,他一旦躺在床上不動了,那就麻煩了。所以老人有時候愿意出去買菜、做飯,你就要由著他,不要疼他,不讓他干,這樣對他不好。

    疝對老人來說很困難,比如做手術之前要禁食,打幾瓶點滴,如果一瓶打不好,可能老人就會死亡。做完手術以后,要躺在床上,可能會出現很多并發癥。所以,解決老人的吃和行的問題,才是我們做疝的好出路。

    開放手術強調補,要用補丁的辦法,作為補丁的材料有八點要求,完全符合要求的還沒有,現在臨床上用的材料基本符合這八點要求,F在國內有13個廠家,20多種品牌,按產品型號分,可能有幾百種補片。這些補片與組織都有比較好的相容性,臨床上國外已經用了60多年,國內也用了10年,基本上沒有什么大問題。過敏反應和排斥反應很少,我們做了6000多例手術,到現在還沒有一例真正的排斥反應!

    平片、疝塞、雙合一,這是三種補片常放的位置。

    開放式無張力疝修補手術,(見圖)這是86歲的老人,病史16年,手術前腰椎彎曲,高血壓、冠心病、慢支、糖尿病、便秘、前列腺肥大,幾乎所有的慢性病都讓他占全了。家里有雙胞胎兒子,非常孝順。在北醫系統看病,在朝陽醫院看病一分錢不報銷,兩個兒子決定到我這里來看病。我一看,全麻不能打、半麻不能打,唯一的出路就是局麻,又是難復性腹外疝,因為掏不回來。我先做的左側的,發現右側盲腸掉到了左側的陰囊里。中間隔了兩天,又做另外一側。病人術后三個月,恢復得非常好。三個月復查的時候,跟我說,陳教授,我要知道這樣,早就做了。很多病人都是這樣說,實際上這個病人非常痛苦,連褲子都穿不了,就是在現代社會的北京,都要穿上大襠褲子。

    還有腹腔鏡疝修補,有經腹腔腹膜前修補法、腹腔內鋪網修補法,完全腹膜外手術等等,效果都非常好。

    現代手術的優點及方法,F代手術是無張力疝修補,就是利用修補材料修補漏洞,其特點是無張力,疼痛輕、恢復快,局麻下門診即可完成,手術前后不用禁食、輸液少,并發癥低,F在我們的復發率不到0.4%。

    我們所說的局麻與一般所說的局麻是不一樣,即針對局部神經注射高濃度的麻藥,麻醉針對性強,效果好,不但手術當中不疼,術后傷口也不疼,但麻藥勁過后一點都不疼是不可能的,畢竟是做了手術,腹壁上切個口子,但絕大多數都可忍受,不用使用術后止疼針!

    局部神經阻滯麻醉把無張力疝修補手術的優點發揮得淋漓盡致,手術前后不用禁食和下尿管,不用輸液,不用陪床和陪護,不用拆線和換藥,門診即可手術,不用住院;ㄥX少、恢復快、并發癥低,復發率低,患者及家屬滿意率高。去年和前年衛生部倡導要創建讓人民滿意的醫院,很難,你的環境要過硬、技術要過硬,價錢要低廉,全部都到位了,病人才滿意,缺一不可。

    現在用的補片永遠是不可吸收的,要伴隨病人一生,需要三個月的時間,補片才能完全和病人的身體長在一起!

    有合并癥的疝氣患者能手術嗎?局麻下的無張力疝修補手術對患者全身影響非常小,只要不是特別嚴重的合并癥均可手術,高血壓、冠心病、慢性支氣管言、肺氣腫、便秘、前列腺增生肥大、肝硬化腹水等都不是手術的絕對禁忌。我曾經問醫生,如果是慢支的病人,出現了嵌頓,能做嗎?如果必須要做還得做。那么非嵌頓的為什么不能做呢?但是要給病人交代清楚,比如他的復發率高一些。

    還有,要選擇合適的修補方式,如果屋子的窗戶破個洞,從屋頂補當然補不上,從外面補可能也會漏,從里面補可能會效果更好。3公分的耗子洞,用10公分的補片太小,用15公分的可能會更合適。所以醫生要想辦法,腹壓增高并不是手術的絕對禁忌癥。

    ????(播放視頻)2003年中央電視臺《健康之路》給我們做的專題片。我要求我們的醫生在做疝手術的時候,紗布是白的,傷口是黃的,也就是無出血手術。過去的病人是推進手術室,推出手術室,現在是病人自己走進去,自己走出來。

    很多病人、醫生不相信,說“我問我們醫院的醫生、護士了,不可能做完手術就回家”。實際上這一點都不假,這個片子已經是5年前的了,當時我在推廣無出血手術的時候,很多人都不相信。我放這個片子,也想告訴大家,如果你們的親戚朋友來問你們,能做無痛手術嗎?你可以告訴他,能做。如果你在這里宣傳,其他人給你做反面宣傳,肯定達不到效果。

    歲數大了做手術有必要嗎?安全嗎?據我統計,100歲以上的病人有1個,90歲以上的已經做了50多人,80歲以上的做了500人。60—80歲的,做了8000多人;臼50—80歲的病人,因為現在我們做一些兒童,以前不做兒童的時候,平均年齡是71歲。最早的時候,我開始做疝的時候,我們的主任就說,你要到老人里面選擇病人。所以那時候的平均年齡很高,現在慢慢在向下走。所以,年齡根本不是手術的禁忌。況且越是老人,做無張力疝修補用局麻效果越好,越是年輕人,他的肌肉比較發達、比較緊張,一躺下,你用手一碰他的肚子,他的肌肉自覺地收縮,效果反而不是很好,反而會疼得下不了地。而老人局麻效果更好,因為手術刀不進腹腔,20分鐘就可以解決,那么自然不用打點滴、不用住院、不用禁食。腹股溝疝也是同樣的道理。所以對老人來說,局麻下的腹股溝疝手術效果更好,不用臥床、不用限制他的行動,復發率更低!

    (見圖)這是我第一次搞義診,沒有經驗,什么都沒準備,在晚報上登了一個小豆腐塊,就一句話,來了幾百人,最后朝陽醫院交通堵塞,滿樓道全是病人。本來我們是6個大夫,有幾個診室,幫大家看病。最后把樓道堵塞,人都過不去,沒有辦法,我只好站在樓道里喊。有人說這是“托兒”,我說你看這一個個白發蒼蒼的老人,像是“托兒”嗎?我們的主任還說,你搞這么一次,病人就夠你做一年的!

    女性也可以得疝,和男性碰到一樣的問題!

    復發疝可以做手術嗎?應該說,復發疝更應該做手術,更應該打補丁。因為你的衣服破了,補完以后又破了,周圍的組織已經更薄弱了,所以更應該做。

    兒童疝怎么治療?我們可以給兒童打局麻,無張力疝修補的方法不適合兒童,兒童可以用腔鏡做,打一個眼,把口子縫上或結扎,手術就結束了,也沒有傷口,非常好。

    疝病花錢多少?可報銷嗎?單側腹股溝疝住院手術4828元,補片全部報銷。門診手術基本上3000元就夠了。根據疝病大小,略有不同。

    切口疝和造口疝做一個補片就可以了,一定要放引流。放到腹腔里,效果非常好,我們在房山區醫院做過幾次造口疝,放在腹腔里,病人恢復得非常好。造口疝有專用補片,術后恢復得非常好!

    (見圖)這是一個合并感染的病人,目前還在住院,六年前得的切口疝,復發后感染,病人因為疝氣手術花了十幾萬,兩年沒有洗澡。是一位高級老師,非常痛苦。我一次進行清除,病人恢復得非常好,F在他又得了腹股溝疝,又回來做手術了。不僅他回來了,他的小孫子也得了疝,星期二我剛給他做完手術,如果不是買不到火車票,他現在應該已經回家了!

    (見圖)這是91歲的老人,膽管結石,做完以后切口裂開,感染,縫合以后傷口又裂開,換藥、傷口愈合不了。我們把感染灶全部切掉,同時把膽管兩頭切除,做了一期修補,非常好。

    (見圖)這是一位半夜送來的病人,奄奄一息,我們切除了兩米多的腸子,做了修補,老人現在活得非常好。

    (見圖)這是從沈陽來的病人,造口疝很多年,身體已經變形,沒有人樣了。來的時候血色素6.0,白蛋白1.7,面如紙色。在很多醫院做檢查,都說他已經病危了。最后送到我們這里,切了兩米多長的腸子。最后病人手術成功。我把壞死的造口全部切除。

    (見圖)誰都說疝氣沒有事,其實疝氣可以崩開,腸子全部裂在外面,這是邯鄲的一個47歲的女性病人,肝硬化、腹水,在當地看了七年,最后皮膚破了,還在保守治療。腸管卡到腹腔疝囊里,出現了腹脹,非常厲害,最后皮膚崩開,兩三米的腸子露在外面還在保守治療,實際上當地醫生已經宣布她死刑,最后一個石化公司的朋友介紹到我這里,開了7個小時的車拉到朝陽醫院,我給她切了兩米多的腸子,沒有用補片。病人來的時候已經肝功能衰竭,前期耽誤的時間太長,最后病人沒有經費,拉回去,到家又活了一個禮拜。她見到我的第一句話就是“陳教授,我想活,我的孩子才17歲!蔽液退f“我的孩子也17歲,才上高二!边@個病人非?上,實際上完全沒有必要,花了十幾萬,還沒有救活。我到石家莊講課,提到這個病例的時候,很多老教授眼里都閃著淚珠,真的不應該,因為疝氣而喪失了這么年輕的生命!這個病人臨走的時候,到了涿州,病人還給我打電話,說她餓了,還吃了包子,四天的時間,她的胃腸功能就恢復了。

    (見圖)同樣的一個病例,北京的70歲老太太,也是肝硬化腹水,臍疝,也是漏了,開始流水。我們收進病房里,一個禮拜內用白蛋白,利尿劑,一個禮拜后做的手術,花了8000塊錢,病人完好出院。

    一個40多歲、一個70多歲,同樣的疾病,同樣嚴重,最后得到了完全相反的結果。也就是說,大家一定要重視,不僅大醫院的醫生重視,尤其是基層醫院的醫生,更要重視。在石家莊的時候,我對幾百名醫生說,你們不能治,不代表別人不能治,不代表陳杰不能治。包括今天的基層醫生,如果你們覺得這個病比較復雜,可以向房山區醫院轉、可以向朝陽醫院轉,不要耽誤病人的救治。很多病人不知道信息,而醫生是知道的,醫生是知道能治的,如果拖到40多歲的那個女病人的地步,全身重要臟器已經衰竭,那時候就晚了。

    應該說,現在有患者,現在我們平均一年1000臺手術,平均住院日2.5天,藥費比例6%,30%為外地患者,32%為公費醫療及資費,30%的醫;颊。

    現在醫務人員已經有了,過去沒有。按朝陽醫院王院長說的,我們已經完成了從治療性醫院向聯防醫院的轉變。幾年來,我們已經陸陸續續引進了好幾名碩士生、博士生,現在已經產生了效益。

    但是,無論是大醫院還是小醫院,一定要抓住機遇,機遇是什么?守株待兔,機遇是有的,你一天到晚在樹下打瞌睡,不小心碰到個兔子,那是你的機遇。但是你不要指望天天有兔子撞到你身上,所以一定要自己想辦法,自己去挖掘醫院的潛力、科室的潛力。老百姓常說天上掉餡餅,天上是可以掉餡餅的,趕上龍卷風,不僅掉餡餅,還可以掉汽車。但如果你打磕睡,即使掉了餡餅,也會被狗叼走,不會給你吃。我們科室的口號就是“和最優秀的人賽跑”,包括你的“敵人”(競爭對手),沒有競爭對手的鼓勵和鞭策,有時候你無法向前跑。我們的大夫經常說,陳老師,你教會了徒弟餓死了師傅,不要教得那么細。我說沒關系,我的講義隨便拿走,我的手術隨便錄像,沒關系。市場太大了,我們搞了北京地區疝修補協作醫院及疝中心,經常搞一些沙龍,北京地區有十幾家醫院加入我們的中心。我們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,房山區也可以向下發展,把鎮醫院、鄉醫院團結起來、宣傳起來、教育起來,而這些醫生自己可能去做手術,或者給你轉病人,或者是你們搞一個集團,這多好。從醫生的角度來說,眾人拾柴火焰高,把市場做大。一些社會上的公司和媒體也是這樣,只有把市場做大,把疝病的市場做成“滿漢全席”,各個醫院、各個公司才有飯吃。???? 

    我們現在搞“走出去”,包括送出去,我馬上要把我們的一個大夫送到上海去學腔鏡,我們也要引進新技術,不是在家里閉門造車,我們也要去學習。同時我們“請進來”,請國外優秀的大夫來指導我們,早期是他們指導我們,現在他們來參觀我們、學習我們,甚至接受我們的培訓!

    我們現在在國內已經跑了20多個省市,都是當地醫學會邀請的!

    我們也在擴大宣傳力度,中央電視臺《健康之路》已經做了三期,第四期很快會上。在中央教育臺做了一些兒童節目,比如《健康育兒早知道》。我們搞了八次義診,各地電臺、電視臺都做過宣傳。這些知識,老百姓并不知道,他不知道疝是病,也不知道怎么去治療。我們不僅利用這些媒體,還利用我們的老病號。去年8月25號,我們把80歲以上的老病號約回來,搞了一個80歲以上老人疝病術后聯誼會,當天下著大雨,來了70多位老人,他們太激動了,有的老人來不了,還讓女兒來,寫了感謝的紙條,讓女兒在會上念.

    今天上午我做了一個疝氣的手術,病人親口和我說,他哥哥也是疝氣,讓他來打前站,他不敢來做。他家的院子里還有4名疝氣病人,他會把他們都帶來。我們的醫生也經常和我說,陳主任,來了一個“疝窩”,就是說,一個人做完手術,他把家里和鄰居的疝氣病人都帶來了,F在我們的病房條件也有所改善,有帶空調的、帶電視的、帶洗手間的等等。

    現在我們的人員也有了,但是不是人才?還需要我們去教育。我經常說,每一位醫生護士都要人盡其才、物盡其用,充分發揮每一個人的主觀能動性,這樣科室才能有發展!

    我們還要轉變思想觀念,具備先進的文化,包括好的習慣,積極向上的態度,這都屬于文化的范疇!

    應該說,患者是上帝,是飯碗,是咱們的衣食父母。但是,有的媒體說,要視病人如親人。病人就是病人,親人就是親人,你千萬不要把病人當親人,也不要把親人當病人。因為再大牌的教授,親人不相信你的治療。也別把病人當親人,你給他治病就好,別拍著病人的肩膀說“哥們兒”,我不同意把病人當親人,病人是來治病的,親人是和你套親情的,兩碼事。沒有病人醫院就吃不上飯,咱們必須把醫療做好、服務做好、護理做好,增加醫療收入,你才有“飯碗”!

    其實病人一般都是“求醫”的心態,很多病人不是想著和醫生打官司,他碰瓷也不會跑到醫院來碰,你可肯定是在醫療、在護理、在服務方面不到位,才會惹得病人不高興。所以一定要轉變思想觀念,給病人服務好,無論是醫療、護理還是服務態度、環境、衛生,甚至把價錢要降到老百姓能接受的范圍內,這樣才能讓老百姓滿意。

    當然,我們已經做到了人沒我有、人有我全、人全我精我特。人家沒有的時候我有,人家有了的時候我就更全了,個性化治療都有了,等人家全了,我的局麻、無出血手術都有了,這些也是你們可以做的。但是我要求我科室的所有員工,不要抱怨,不要發牢騷,你要能刻苦,要有貢獻,如果沒有這些,你就不配當醫生。

    現在無論是鄉級醫院、衛生院或是市級醫院,這些醫生、護士的智商都不低,做點什么都能賺錢,一定要把自己的本職工作做好了,你才能活得有意思。就像許三多說的“活得要有意義”。要用精湛的醫療、優質的護理和服務,用低廉的價格和精湛的技術,讓病人滿意!

    朝陽醫院的王院長說,“進了朝陽醫院的門,做高尚的人”,這個話特別好。你要有快樂的心情、健康的體魄,滿意的工作,合理的收入!

    現在我們有幾攤工作,我們的治療工作,這是我們的本職工作,還有雜志和編輯部的工作,這是我們學術平臺。還有培訓中心的工作等等。每個人都要發揮他的能力,讓他有所發展。我們創編了《中華疝和腹壁外科雜志》,希望大家多幫我們宣傳。我們也希望房山醫院的領導和醫生們多寫文章,在雜志上發表。我還出版了《實用疝外科手術技巧》,也帶來給大家,上面用非常通俗的語言講解了一些技術問題!

    我們的展望:這是我的第四個“五年計劃”,將來能不能在中國搞一個疝??我看是可以的。我曾經在院長會上和王院長說,你哪天一高興,給我建一個疝?漆t院。這不是開玩笑,301醫院都有骨科?漆t院,給我們建一個疝?漆t院,一年做幾千臺手術,有什么不行?我們在疝科里又分三個專業組,比如日間手術、腔鏡手術、腹壁疝手術。我們還可以搞一些培訓項目。我們的期刊雜志有沒有可能進入核心期刊?肯定行。我們的科研可以不可以成立一個專門的疝研究所?可不可以申請國家級課題?我們可以不可以辦全國性的連鎖店?都可以,有什么不行。這是多大的一個市場!

    最后我想說,疝是非常不起眼的一個事情,非常不起眼的一個專業,是一個非常平凡的專業,就像我的雜志扉頁創刊詞上寫的“是一個平凡的事業”,平凡到了大大夫看不上、小大夫看不起,但是我們能做得非常好,因為我們用心了。一件事情值不值得做,用這三個圈去定義?第一,這件事做下去,能不能成為第一?奧運會冠軍只有一個,會名垂青史,被人記住很多年。亞軍、第三名、第四名,可能半天以后就讓人想不起來了。但是,亞運會冠軍、全運會冠軍、北京市冠軍一樣會讓人記住,房山區第一醫院運動會的冠軍照樣會把名字留在房山區第一醫院。所以,在某一個領域里做冠軍,堅持下去,甚至我可以做到北京市、全國第一,我就是以這樣的心態去做事。這是我2003年的規劃,要做到No.1,因為我在堅持,我在拼命地工作。

    第二,這件事是不是你發自內心的熱愛?如果是,你就去做,如果不是就不要去做。如果張主任做疝,是王院長逼著做的,他肯定做不好。發自內心的熱愛非常重要,我今年招的幾個人,無論是碩士生還是博士生,第一句話就是問“你喜歡疝專業嗎?”你熱愛嗎?要是熱愛你就為它無私奉獻,要是不熱愛,那就不要做。我們可以在半夜兩三點鐘去加班,這么多年從來沒有要過加班費,第二天照樣不倒休,這是發自內心地熱愛事業,談起它來就眉飛色舞。過去同學問我,你做疝的,會感覺抬不起頭來,F在打了出租車,司機問我你是朝陽醫院做什么的?我說我是做疝的,你知道什么是疝嗎?如果司機不知道,我就給他說很多很多。

    同時,你要為你的事業感到驕傲。當護士、當白衣天使你要驕傲,同樣,當醫生也要驕傲。

    第三,這件事能不能為你帶來經濟效益?能不能名利雙收?經濟效益現在有了,我們的藥費比例下來了,周轉上去了,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都得到了回報。同時,要為你所付出的勞動和服務以及得到的報酬而自豪,我和王院長也說過“君子愛財取之有道”,你多拿到了獎金,你應該感到很自豪,我沒有拿人家的紅包,更沒有拿昧心錢,這值得我自豪。一方面要感到驕傲,另一方面要感到自豪。如果你發現一件事能滿足這三個圈,你就值得去干,值得為它奮斗終生,可以去干一輩子。如果你發現不對,可以去跳槽,可以去干任何事情,干你認為比較快樂,又能達到這三個圈的事情!

    謝謝大家!

    主持人:非常感謝陳杰教授給大家作的精彩講座,大家有問題可以提問,與陳教授互動。

    房山醫院普外科醫生:因為疝手術屬于無菌手術,一般術后感染比較少,假如發生感染,對補片的處理有什么值得注意的情況?

    陳杰:這個問題我剛才有所涉及,無菌手術,尤其是無張力疝修補手術,常見的并發癥有三種,首當其沖是感染,二是復發,三是術后疼痛。如果使用的是聚乙烯補片,是可以耐感染的,細胞、白細胞和膿液都可以流出來,可以先做引流,大部分病人靠引流都可以傷口愈合,如果不能愈合,半年以后已經形成慢性竇道,只要做一個扇形切口,把竇道切除,然后把多余的補片切除就可以了。感染的往往和組織是分離的,而不感染的,你想弄出來很難!

    另一方面,如果是EBCIV和復合補片感染,大部分都要切除。EBCIV一旦感染會形成隔膜,分子細胞過不去,感染會擴散,往往要把補片取出來。但即使是感染了,我也不建議立即取出來,除非是嚴重的排斥反應,病人受不了,才需要馬上取出來。三個月以后會形成一個包裹膜,即使以后復發,也不會影響造口疝!

    房山醫院普外科醫生提問:固定補片的絲線從開始的普通絲線到可吸收,再到不可吸收,經歷了這樣一個變化過程,不知道現在有沒有最新的觀點? 

    陳杰:補片的縫合,從無縫合到縫得很多,到現在縫得比較少、個體性縫合,而縫合非常疼,現在基本不主張用粗絲線,粗絲線縫的傷口,即使愈合了,幾個月或者一兩年以后都會出現排線頭的情形,一旦出現,會在皮膚和補片之間出現竇道。我們做了幾十例這種病例,大部分都是粗絲線感染!

    可吸收線,如果是腹股溝疝,用可吸收線是可以的,因為它是無張力的,不需要吃太大的力量,尤其是小疝,完全可以用可吸收線!

    但如果是大腹股溝疝,需要切口吃很大張力的時候,就不能用可吸收線,因為傷口愈合一般需要三個月的時間,而很多可吸收線兩個多月就吸收完了,補片還沒長結實,就沒有線支撐在那里了,這種情況很多會出現補片掉到腹腔里,引起疝復發,F在我們基本使用和補片同等材質的線,也不用多少錢,因為病人已經花2000塊錢去做補片了,也不在乎這點錢。而病人一旦出現感染,花的時間、花的錢可能要多很多倍。

    房山醫院普外科醫生提問:請問現在疝臨床分型有哪些?針對不同的分型,常用的治療方法有哪些?

    陳杰:我的書《實用疝手術技巧》中談到過分型,請大家詳見書中論述。

    現在常用的有三種分型,各有特點及優勢。分型方法有幾十種,但是到目前為止,沒有哪一種分型方法能讓全世界的醫生認可并滿意,有時候一個國家就有好多種分型方法,包括我本人也在琢磨,將來能不能根據中國疝病的特點搞自己的分型方法,我們有雜志的平臺,然后通過全國的調查來細分。目前我們也在做準備工作,做一個適合中國人的、比較好的分型方法。分型無外乎就是判斷疾病的程度,使之有利于治療和教學。你要想寫文章,沒有分型作為基礎,寫出的文章就沒有可信性。大疝和小疝的治療效果,如果沒有分型,就得不到科學的結論。

    主持人提問:聽了陳教授的講座,我了解到腔鏡也可以做疝氣,是腹腔做還是腹壁做?

    陳杰:都可以,腔鏡疝修補應該說很熱,尤其是在法國和歐洲的幾個國家,已經達到20%的腔鏡修補。我曾經說過,20年前用腔鏡做膽囊,很多人覺得是畫蛇添足,但現在已經成為標準。疝也是一樣,腔鏡有三種做法,一種是從腔鏡里直接貼補丁,這種方法容易引起腸粘連。第二種是在腹腔里,把腹膜切開,橫斷,關掉,在遠端切開,遠端放一個補丁。第三種是不進腹腔,在腹膜處打一個眼,在腹腔外做一個人造的假腹腔。因為腹腔鏡現在還需要全麻,對老人不是特別安全的手術。

    追問:我想問的就是這一點,單純的疝氣,如果用開放補片的方法,本身就有切口,又是局麻,對病人來說負擔不是特別大。而如果用腔鏡,要用全麻,您覺得哪種方法更好? 

    陳杰:對普通的老人,開放補片會非常好。但如果是盆底疝,開放性做的時候,探查起來非常困難,如果不隔開腹膜,幾乎是探查不到腹腔的。還有造口旁疝,如果是在造口旁做,就有可能會污染腹腔,如果用腹腔鏡,就不會污染,F在老年人說全麻做腔鏡是不安全的,但如果某年某月的某一天,比如20年、30年以后,中國腔鏡的普及水平能像刀子、剪子、鑷子一樣普及,三五百塊錢就可以買一套腔鏡器材,不用放到腹腔里,不用全麻就可以做腔鏡手術,那么,腔鏡手術未必不是一種趨勢。因為肚皮一揪開,把腹腔里一弄,兩三下就解決了,不用換全麻,非常安全,這未必不是好事。但現在不是很安全,像我,開放性手術已經做得很成熟,讓我做腔鏡,可能會出現并發癥或感染,這種危險都會發生。這是一種趨勢,但將來究竟發展成什么樣,還要結合科學的發展水平。

    主持人:再一次感謝陳教授給大家做的精彩報告。

    陳杰:謝謝,謝謝健康報社的領導和網絡部的老師們。謝謝大家! 

    主持人:會議到此結束。

    新聞動態

    news center

    聯系我們

    Contact us

    聯系人:李經理

    電話:0633-8856709

    傳真:0633-8856709

    郵箱:rztysw708@163.com

    地址:山東省日照市東港區太公二路一號

  • 主頁
  • 手機
  • 短信
  • 99re6热在线精品视频播放|夜夜精品视频一区二区|在线va无码中文字幕
    <var id="v1nfl"></var>
    <var id="v1nfl"></var><var id="v1nfl"><video id="v1nfl"></video></var>
    <cite id="v1nfl"><video id="v1nfl"><menuitem id="v1nfl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    <var id="v1nfl"></var><cite id="v1nfl"><video id="v1nfl"><menuitem id="v1nfl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    <var id="v1nfl"><strike id="v1nfl"></strike></var>
    <var id="v1nfl"><strike id="v1nfl"></strike></var>
    <var id="v1nfl"><video id="v1nfl"><thead id="v1nfl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    <ins id="v1nfl"><video id="v1nfl"></video></ins>
    <cite id="v1nfl"></cite> <var id="v1nfl"></var><del id="v1nfl"><span id="v1nfl"></span></del>
    <cite id="v1nfl"></cite>
    <var id="v1nfl"><video id="v1nfl"></video></var>
    <var id="v1nfl"></var>
    <cite id="v1nfl"><video id="v1nfl"><menuitem id="v1nfl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    <cite id="v1nfl"></cite><var id="v1nfl"><video id="v1nfl"><menuitem id="v1nfl"></menuitem></video></var>
    <cite id="v1nfl"><video id="v1nfl"><thead id="v1nfl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<menuitem id="v1nfl"></menuitem><cite id="v1nfl"><span id="v1nfl"><menuitem id="v1nfl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    <var id="v1nfl"><strike id="v1nfl"><listing id="v1nfl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    <var id="v1nfl"></var>
    <cite id="v1nfl"><strike id="v1nfl"></strike></cite>
    <cite id="v1nfl"></cite>